<span id="vjxdj"></span>

        <em id="vjxdj"></em>

        <form id="vjxdj"></form>

            裝修熱線:0311-80984455
            • 認證

            您的位置:石家莊愛家網 >裝修知識 >裝修動態

            年輕人不愿干裝修,裝修業后繼乏人如何破局

            1296人已瀏覽      發布時間:23-04-27     來源:互聯網     投稿熱線:80984455

            導語:“現在訂單多,人手都很緊張,很多時候都需要幾個項目之間互相拆借工人?!毖b修工人說,工人的工價也水漲船高,過去每年漲幅基本在3%-5%,今年已經達到10%了。起初,他也高興,訂單多意味著收入高,但在幾個項目之間拆借工人時,他意識到:自己手下的工人愈發不夠了,更多時候需要開高價到外面去找零工。而且,遇見的工人大都是熟面孔——這更令他擔心。從業20余年,余師傅擁…



            “現在訂單多,人手都很緊張,很多時候都需要幾個項目之間互相拆借工人?!毖b修工人說,工人的工價也水漲船高,過去每年漲幅基本在3%-5%,今年已經達到10%了。

            起初,他也高興,訂單多意味著收入高,但在幾個項目之間拆借工人時,他意識到:自己手下的工人愈發不夠了,更多時候需要開高價到外面去找零工。而且,遇見的工人大都是熟面孔——這更令他擔心。

            從業20余年,余師傅擁有一支近40人的裝修隊伍,可大部分工人的年紀在40-50歲之間,很多人在他剛入行時就認識,這些年,“工人年紀漸漸大了,新面孔卻越來越少”,他感慨,現在招徒弟一年比一年難,年輕人不愿意做裝修。

            一“匠”難求已經是裝修行業存在多年的難題。一家咨詢機構曾在一份涉及建筑業的報告中指出,近年來,中國建筑業從業人員數量不斷減少,從業人員平均年齡逐年遞增、老齡化趨勢明顯,使得建筑行業人力不足、人力成本快速提升,繼而導致中國家居家裝行業人工消耗成本增加。

            更精確的統計數字顯示,建筑工人“老齡化”現象已十分明顯。

            據國家統計局報告,2021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9251萬人,其中從事建筑業的農民工比重為19.0%。農民工平均年齡41.7歲,比上年提高0.3歲;40歲及以下農民工所占比重下降;50歲以上農民工比重繼續提高。

            一位工長說,現在工地的主力軍,基本都是20世紀90年代從農村進城務工的那批人,做了30年,老了。年輕一代不愿意加入,工人青黃不接,就慢慢斷層了。

            瓦工王紅偉記得,30年前自己剛進城那會兒,情況和現在相比大相徑庭。每個工地上都是20歲左右的年輕工人,水電工、木工、瓦工、油工在鋼筋水泥間穿梭,一派熱火朝天。

            過去的半個世紀,中國經歷了世界上規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鎮化進程,城鎮化率從1978年的17.92%提高到2022年的65.22%。以最近十年的住宅數據看,住宅商品房銷售面積累計達到132.34億平方米,是上一個十年的2.2倍。十年累計建設各類保障性住房和棚戶區改造安置住房5900多萬套,家庭戶人均住房建筑面積十年間增幅達到34.45%。

            王紅偉當學徒那會兒,一天的收入才三四元。他2009年來到北京,每天的收入漲到了100元左右,“但是賺的錢和消費根本不匹配”。

            過去,裝修行業,不愁人,愁錢?,F在,兩者調了個個兒。

            45歲的水電工人吳學明也說不清從什么時候開始收入就“還可以了”。他2000年左右入的行,剛開始當水電工,一年的收入只有五六千元?,F在,這個數字漲到了15萬元左右。

            王紅偉的收入更高,在如今的家裝市場,他屬于最緊缺的那類工人。做了近30年的瓦工,他練就了一手精湛的砌墻、抹灰、貼磚手藝。

            對一些判斷手藝高低的標準,他爛熟于心。比如貼磚得橫平豎直,垂直誤差不能超過兩毫米,地面的平整度偏差也不能超過兩毫米,地縫不能超過0.5毫米,最重要的是空鼓率,“不能有空鼓”,他說,這不僅會影響美觀——墻面有空鼓的地方,會造成粉刷層出現裂縫,如同臉上的疤痕,更重要的是會有極大的安全隱患。

            這些年,看著上了年紀的老工友一個個退出市場,王紅偉很感慨,“時代變了”。

            “以前遍地是瓦工?!彼f,自己當年選擇做瓦工就是因為相比其他工種,瓦工最能接到活兒,“因為家家裝修都需要”,那會兒裝修,木工、水電工的活兒都比較少。沒想到,幾十年過去,瓦工卻成了“珍稀工種”。

            “做瓦工出活慢、出師慢,年輕人熬不住?!蓖跫t偉說,瓦工干的是體力活兒,但也是“巧活兒”,比如地磚之間的接縫需要填嵌得寬窄均勻、花紋搭配要協調……他曾當了兩年學徒才真正出師,“就跟著師傅邊學邊干,琢磨師傅的手藝”。即使到了現在,他也一直在學,因為裝修的工藝也在與時俱進。

            王紅偉剛做瓦工時,裝修只要砌墻抹灰,他形容上工就是“沙子水泥往上抹”,后來要在廚房、衛生間、陽臺貼地磚,工藝復雜了些,“現在家家要瓷磚上墻,瓷磚尺寸也大了不少”,鋪貼的工藝越來越復雜,拼花、直角等工藝要求非常高。他常常干完一天活兒,累得腰都直不起來,“得靠人扶著,彎著腰,慢慢往上挪”。

            業內都知道,“十個瓦工里九個有腰椎間盤突出”,工人黃金期短,對手藝要求又高,所以年輕人就更少了。

            吳學明也能理解年輕人的選擇。工人們自己都覺得這份工作“又臟又累”,施工環境差,“一天要吃不少灰”;幾乎沒有上升空間,“完全靠做苦力,做得好一些的自己開公司當包工頭,也就這樣了”;出門坐公交車也被人嫌棄,“年輕人都要面子,誰還愿意干這一行?”

            他感慨,做這一行淚點太多了。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研究所研究員鄧希泉是一名專門研究青年問題的70后。據他觀察,這些年,像裝修業這樣的傳統勞動密集型行業對于年輕人的吸引力確實在不斷減弱,年輕人更愿意選擇一些新興職業。

            “這在一定程度上為這些傳統行業的發展帶來了一定的負面影響?!彼f,任何行業想要發展都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進入,靠年輕人去傳承、創新。

            鄧希泉記得,自己那代人參加工作的時候,社會能提供的非體力勞動崗位比較少,很多人只能從事體力勞動。不過也正是因為年輕血液的不斷進入,使傳統行業的生產工藝、生產流程、生產工具等各個方面都得到了極大的革新,勞動生產率也極大提高了。

            他們中的很多人后來都成了“大國工匠”。

            “我們國家產業的后勁就在于一代又一代的青年,進去之后進行傳承和創新?!编囅Hf,這些工匠們的職業獲得感和榮譽感是很強的,有了這樣的獲得感才能不斷吸引年輕人加入。

            他注意到此前社交媒體上熱議的“孔乙己長衫”相關話題,“很多青年其實早就脫去了長衫”,他說,他們正在用自己掌握的新技術新技能去賦能傳統行業。

            這位學者建議,裝修行業想吸引更多年輕人加入,可以想辦法改善工人們的工作環境,讓工人能在下班后以干凈整潔的面貌出現在公共場合;完善職稱評價體系,讓工人們有充足的晉升空間;最重要的是在社會上營造一種更加公平、平等的就業觀。

            “裝修工人也是在創造美、創造幸福,我們要去感謝他們。要提高他們的職業聲望?!彼f。

            一位從事家裝行業多年的工作人員說,事實上,現在很多裝修公司、平臺公司都在為提高裝修工人的收入、職業聲望努力,也確實取得了很多進步,但這還不夠。

            他希望,有一天,我們國家的裝修工人也能像一些發達國家的產業工人一樣,下班后脫掉工服,就去休閑、社交,“不再是弱勢群體,成為有尊嚴、有技術、有歸屬感的產業技工”。

            上一篇:裝修燃氣表不能包 留隱患危害大 下一篇:精裝房水有多深?

            推薦閱讀:

            裝修方案申請 免費獲取免費設計服務

            5秒登記,免費獲取3份專業設計方案
            一个人免费播放视频在线观看_无码孕妇孕交在线观看_国产在线不卡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亚洲另类丝袜综合网

            <span id="vjxdj"></span>

                  <em id="vjxdj"></em>

                  <form id="vjxdj"></form>